熙瑾

瞎几把挖坑。什么坑都跳。李佩斯焦恩俊一生吹。
Cp雷点:美队3以后的盾铁不吃,还有虫铁车,戬心都不吃。特别是戬心。雷到爆炸
其余任何作品任何cp向都能吃。
欢迎塞安利。

滤镜了一下
在姐妹的怂恿下摸了带小辫子的幼体小蜜蜂
他好可爱啊!!!

【瑟莱】

飞鸟症x特种兵AU
点文 @璃殇薰雨
Ooc是我的,爱和美好是他们的。
————————————————————
“最近这两天候鸟格外多。要是能打到想烤了吃。”
“怎么可能。”
“莱戈拉斯我说你就不能有点想法吗?”
“金霹你是训练完了还有体力吗?”

听到金霹沉重的呼噜声,莱戈拉斯轻手轻脚跳下了床,到了阳台边上,解开身上伤口的绷带,换了新的绷带。
月光下面,伤口已经可以看到一点点愈合的迹象,但是一点黑色的羽毛从里面慢慢钻了出来。莱戈拉斯咬住嘴唇,希冀着不要疼到出声。
一只黑色的飞鸟慢慢成型,钻出伤口,渐渐变大,飞了出去,去向了遥远的地方。

他见过这种飞鸟。

小的时候,他们村子里面有个小女孩,有一天不小心被石子绊倒。娇嫩的膝盖上面,两片红红的擦伤。他看着那个伤口里面,飞出了这种黑色的飞鸟。
女孩子哭了起来。
似乎很疼。
他背着她去了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
医生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包好伤口,嘱咐他让他带女孩回家。并且给了他换药用的绷带和一部分药品,说是让他带给女孩父母。
他背着小女孩走在不大的村子里面。
快到女孩家的时候,女孩子长长的辫子扫到了他的脖子上面,女孩子低头附在他耳边跟他说:“我喜欢你哦。”
“诶…是…是吗…”

后来有一天,他见到了几只白色的飞鸟,飞到了他的面前。
然后就消散了。
隔日,他听说那个女孩子离开了。
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子。
他的父母对此讳莫如深。后来他听祖母说,那是飞鸟症。因为太喜欢一个人。
祖母说,这是只有我们一族才会患上的病症。无药可医,无医可救。只有解了相思之苦,才能治愈。但是大多数人都没经受住,也没能得到相思者的垂爱,最终自杀。
“自杀了会怎么样呢?”
“会有白色的飞鸟,从身体里飞出,飞向最爱的人,最后看他一眼,然后消失。”
莱戈拉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那天晚上他听到母亲在抱怨祖母问她为什么要说这个事情。
祖母只是低低说了句,他会是个情种。
母亲听完也没多说了。

这是什么禁忌呢。他小心翼翼的那么想。
他就那么睡着了。懵懵懂懂。

于是那天他就愣着看着自己的伤口里飞出黑色的飞鸟。他的心忽然慢了半拍。
喜欢一个人。

那个伤口并不大,他用绷带一点点缠上虎口,一圈一圈,绕着八字,在手腕正中线上转一圈,继续向上爬几圈。
伤口被整整齐齐包好。甚至像个勋章。

喜欢。就像伤口里飞出的飞鸟,慢慢长大,然后自己飞向太远的地方,纵然知道已经很远,却一样知道他的存在。
无论多远。

他早该知道的。他想。就在第一次看到瑟兰迪尔的时候。
瑟兰迪尔是他的直属上司——新来的。
前一位因为年纪的原因刚刚被调走。说真的,莱戈拉斯还是很不舍。一起度过的日子总是那么令人怀念。

不过他并不觉得喜欢就该是他私下打听瑟兰迪尔消息的理由。

隔了些日子,莱戈拉斯接到了上面来的命令——无非就是备战去某个地方。
出任务前一天晚上收拾完东西,莱戈拉斯和金霹两个人坐着瞎扯。
“我们那有个传说,说是喜欢一个人的人会得一种叫飞鸟症的东西。就是伤口会飞出黑色的鸟。如果喜欢没有回应,就会这样一直到死。说起来如果自杀还会有白色的飞鸟飞到喜欢的人面前。”
金霹撇了撇嘴,白了一眼莱戈拉斯,喝了一大口啤酒:“这你也信?”
莱戈拉斯笑起来:“当然不信。”
几壶酒下去,莱戈拉斯将将有了一点点喝酒的错觉,金霹已经醉的人事不省。
莱戈拉斯打开伤口,看到几只飞鸟飞出了伤口,飞向开着的窗口,消失在了夜色中。
莱戈拉斯重新包好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将地上几片羽毛扫到一起丢到了窗外。

刚刚收拾完,将金霹扛到床上,莱戈拉斯打算睡觉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莱戈拉斯打开门看到的却是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愣着门前,瑟兰迪尔却侧过身子进了门坐在了桌前。
“我记得今天不是假期吧?为什么喝酒?”
“我…长官我错了。”
莱戈拉斯原想辩解,最后还是没说。
瑟兰迪尔瞥了一眼睡得安稳——甚至说的是睡得很死——的金霹,两手放在桌子上指尖对指尖——修长的手指因此看起来格外漂亮。
“我可以当不知道。”
莱戈拉斯眨眨眼。
“刚刚你的窗口,飞出了黑色飞鸟。”
莱戈拉斯摇摇头:“您看错了。”
“伤口让我看看。”
“您知道?”
“我都知道。所以是谁?你知道军队内部对这种事情一向是禁止的。”瑟兰迪尔用指尖敲了敲桌子。
“是…”莱戈拉斯咬了嘴唇,“是您。”
金霹恰好在莱戈拉斯话音刚落时翻了个身,莱戈拉斯紧张到脸上都泛了白。
金霹翻过身又发出了粗重的呼噜声。
瑟兰迪尔敲敲桌子:“明天好好表现。”

莱戈拉斯并不清楚瑟兰迪尔究竟想说什么,只能就那么睡了。
他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一夜未眠,倒是睡得很沉。

几天后,莱戈拉斯站在一片断壁颓垣之间,血色和肉块在石块下面分不清色彩。

就在前一天,莱戈拉斯在的分队被分派进行偷袭。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瑟兰迪尔也在。
瑟兰迪尔向来脸色都冷漠。
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和瑟兰迪尔作为一个小组绕后进行准备。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小心翼翼绕开敌方的眼线,打探好对方的线路,消息情报发出,一切看起来都非常顺利。
最后慢慢撤退的时候,却不小心遇上了对面的小部军队。也就不过那么几个人,本来可以轻轻松松解决的,最后却有个人负隅顽抗,就在瑟兰迪尔准备下刀的时候一个匕首直直捅向了瑟兰迪尔的腹部。
瑟兰迪尔本打算测过身子躲开却被一边的莱戈拉斯撞开——那一刀就那么插进了莱戈拉斯的胸口。
瑟兰迪尔瞪了一眼莱戈拉斯:“你不需要过来。”迅速起刀割破了那名敌人的颈动脉。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
莱戈拉斯倒退两步,摔到地上:“我不过是为了让你有些愧疚感。”说完笑起来。
瑟兰迪尔看着从微小伤口里面开始慢慢长成的白色飞鸟:“你要是回来我就答应你。”
白色的飞鸟飞到瑟兰迪尔面前,随后消失。
伤口的白色飞鸟也开始消失。

几天以后,莱戈拉斯接连的几场手术之后,病情终于开始慢慢稳定起来。幸运的是肺部受损并没有太严重,也算是捞回一条命。

在医院躺了几个月,终于算是被放出来的莱戈拉斯,因为重伤已经不可能再继续负担过重的训练,也就领着军功拿着上面发的工资过起了悠闲的日子。

某个傍晚,瑟兰迪尔推开莱戈拉斯的门,莱戈拉斯笑了起来:“回来了?今天晚上喝粥吗?”
阳光透着莱戈拉斯背后的落地窗洒进来,半片阴影半片金,瑟兰迪尔愣了愣:“好。”

具体敲我QQ250113040
450可刀
安卓QQ
【不带号出】不信的可以不用理我
速出
偏向英智p

好气哦,手机拍照一直饱和度太低。
靠着滤镜调了饱和度。
看起来稍微接近原图一点。
想买扫描仪了。
气死。

熙瑾的第一次置顶

随便弄个置顶
置顶下随时接受瑟莱点梗
注意
仅限定瑟莱
兰博基尼我吃但是不产
无可避免ooc
Lof偶尔回来更新

最后
我是个画手【。】
↑说了没人信

未来可能开点图吧。

【瑟莱】中秋快乐

一篇瑟莱段子啦
不知道什么题目
就祝大家中秋快乐吧
国内的高中AU
已经上大学的学霸学长x学弟
——————————————————
趴在桌子上着实不舒服——特别是初秋还没有凉下来的日子里面。
闷热的空气在双臂之间围成的狭小空间里面还在缓慢升温。莱戈拉斯脸上的汗水慢慢渗出,顺着脸颊滑落。就算如此,莱戈拉斯还是睡熟了。
寄宿制的高中里面,就算做作业速度快如莱戈拉斯——每天的卷子都能在晚自习之前做完——依旧睡眠不足。需要早起收拾床,然后洗漱。
生活千篇一律又偶尔有几滴水珠砸到平静的水面上面翻起几波涟漪。

瑟兰迪尔路过莱戈拉斯的教室窗口,往里张望了一下。
莱戈拉斯睡得昏昏沉沉。被勒令整改的长发至今未剪。可以看到发丝尖上已经有水渍——应该是太热。
瑟兰迪尔站在窗前,里面的老师看到他,有些惊喜,轻手轻脚走了出来。
“瑟兰迪尔,你来了?”
“来看看老师。”
瑟兰迪尔的语气依旧冷淡。和几年前差不多。
“大二生活怎么样?”
“比高中睡得足了。”
老师听完笑了笑。顺着瑟兰迪尔视线看过去看到了莱戈拉斯。

老师也知道一些内情。
两个人在一场辩论赛上相遇。
瑟兰迪尔难得遇到一个和他争锋相对又丝毫不落下风的三辩。
两个人从容的反驳着对方的观点。
最后那场还是瑟兰迪尔赢了。不过后来两个人就算是相识了。关系也变得非常好。
后来瑟兰迪尔毕业了,莱戈拉斯还在高中。
不过瑟兰迪尔也没考的太远,在距离本市最近的一所985高校的王牌专业就读了。经常也会回来看看老师——顺便关照一下莱戈拉斯。
两个人究竟什么关系没人清楚。
只是看向莱戈拉斯的时候,瑟兰迪尔的眼神会忽然间变得深邃又温柔。
说没人清楚,教过瑟兰迪尔的老师都隐约摸到了些什么。
经过了那么多学生——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瑟兰迪尔很自然的开口:“近来中秋到了,老师中秋快乐。”顺手递上了一盒看上去就很精美的月饼。
老师也没有拒绝。
“说起来莱戈拉斯还真的有些像你。”
老师自顾自看着莱戈拉斯冒出来一句。
“嗯?”
“你们都是固执的人。”
老师也没多说。
两个人慢慢踱步去了办公室。零零碎碎说到了那时候的事情。

下午上课前,老师将一沓卷子放到瑟兰迪尔面前:“帮我批卷子吧。”
“好。”

瑟兰迪尔翻出了莱戈拉斯的卷子——字迹整整齐齐,基础题目也都是全对——又翻了一张纸。

等到发完卷子,莱戈拉斯发现自己的卷子里面用胶带贴了一张纸。
莱戈拉斯匆匆扫了一眼笔迹就放进了桌肚里面——还好所有人都在愁眉苦脸这次的分数,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等到晚上钻进被子,莱戈拉斯才偷偷打开手电看完了那张纸。
熟悉的笔迹。
“中秋快乐。
无甚大事。仅念及你来看看而已。
君似明月,可知月不落。
——瑟兰迪尔”

——————————————————————
说他们固执说想说他们对感情其实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吧。
老师只是想提点一句而已。
至于月不落。
就是个经典梗啦。
怎么知道月不落的,当然是看了一整夜啦——我喜欢你喜欢到像你的一切我都能对着思念你一整夜。
月不落当然也是说月亮一直都陪着他。他一抬头就能看到他。
中秋啦。吃个甜甜的瑟莱味月饼吧。

我总是在每年初秋想起你
想起你厚厚的外套
想起你和你闺蜜一起剪掉的大把长发
想起你被紧身的白色裤腿勾勒的线条
想起你冷笑一声的声线
想起

想不起了
你停在初秋微凉的空气里面
阳光穿过密密匝匝的树叶
吝啬的只剩了几片圆点
只有我能看到你

你在做什么呢
该睡着了吧
那么到时候让我思念你了吗?

你睡着了
你微微发红的耳朵不会让你知道的

希望你现在耳廓发热,打个喷嚏
好让我在凄凉的夜晚知晓
原来,你也是知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