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要懒死

这里周队喻队上瘾的王杰希痴汉_(:_」∠)_最近喜欢上了主皮张新杰_(:_」∠)_黑暗粮食小能手,产的粮简直毒死人_(:_」∠)_韩张不逆不拆,其余杂食√但是依旧不死心挣扎着产粮。而且,喜欢挖坑。嘘寒问暖,不如祝欧……这里崩坏梦百死人……不介意来GD一下?

想和江雪恋爱啊

大概就是花痴
是个婚后小故事xxx
可能会写婚前恋爱之前的事情
灵感来自和自家cp的日常哈哈哈。

江雪小心翼翼把一堆的战报叠成整整齐齐的一摞,看了看已经过了树梢的太阳,轻手轻脚到了审神者房间门口,拉开了拉门,伸手轻轻拍了拍审神者脸颊:“醒醒,起床了。”
审神者熙瑾感觉到江雪左文字有些温暖的指尖,轻哼一声,慵懒地抬手抓着江雪手腕就用脸颊蹭人掌心,声音还夹着没有睡醒的软糯:“呜…再睡一会…”
说完把江雪手臂抱在了怀里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江雪已经习惯了清晨的赖床,微微叹口气,俯了身子就亲上了熙瑾的耳尖:“起来了。”
熙瑾打了个颤。她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别人碰她。有些点戳过去很快就会软下来。比如后腰,再比如耳尖,还有小腹,以及脊柱。
从小习惯一个人的她,连牵手都屈指可数。在这屈指可数的范围里面,除了江雪,每次都是小学老师要求春秋游出去必须手拉手或者家长拖着她的。于是也养成了别人不能碰她的习惯。就算是晚上两个人睡觉,她都要缩起来。绝对不能被碰到。
有时候自己想想,熙瑾也好奇,究竟怎么活那么大的。
于是不情不愿抓着江雪手臂拉着江雪弯下腰,稍稍起了身就亲了上去。软软糯糯地轻哼着要亲亲。
于是江雪闭了眼,吻得熙瑾终于满足了,才起了身。

熙瑾收拾完毕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期一振准备去远征,远远地就开始喊一期。一期回过头,就看到远远跑过来一个小小的东西——本丸里除了他的弟弟们,只有审神者那么矮了。或许比他某些弟弟还要矮?也只有审神者会穿那么粉粉的衣服。——还在向他招手。
一期一振等着审神者跑过来,顺手塞了审神者一根糖葫芦。熙瑾嚼着糖葫芦,一边认认真真说着:“今天去远征的时候尽量要带加速符回来!本丸里快没了!前段时间捞珠子的时候用太多了。然后然后——可以的话帮我带盒巧克力好不好啊——快七夕了,给江雪一个小小的惊喜。喏,小判甲州金都给你。然后拜托你了,晚些帮我准备一下七夕的事情吧。”
一期一振点点头:“好的。主君。”

翻着书等审神者批完一大堆的文件以后,江雪抬起头就看到熙瑾亮晶晶的眼睛:“去买点东西么?”
江雪轻轻吻了吻熙瑾的唇角:“好。”

熙瑾收拾完毕,小心翼翼戴上刚买的耳夹,把东西收拾好,站到江雪面前的时候,没想到江雪伸手就摸上了她的耳廓,轻轻用指尖抚摸耳夹。熙瑾习惯性僵了身子。
“真好看。”
“那是当然的!我挑了好久!走吧!”
于是熙瑾迈着小小的步子走在前面。江雪慢吞吞跟在后面。总在熙瑾身后半步,半侧了身子挡在有行人的一边。
熙瑾走了两步,就悄悄伸手去摸江雪长长的衣服下面的手了。摸到以后心满意足地扣住。

“这个酒,给次郎带上。这个给不动。多买点,他们喜欢喝酒。这个?退退上次好像说想要,那个那个,那个糖,带给包丁。包丁真的是…”
江雪一件件取下货架上的东西。
拿最后的东西的时候,熙瑾回了头,看到认真去取最高的货架上的东西的江雪的侧脸,拽了拽江雪的手,江雪低了头看到熙瑾期待的眼神,拿下了最后一把给堀川国广的雨伞。然后弯了腰亲上了熙瑾。

到家以后,看着熙瑾把东西一样样分给大家的时候,江雪半倚着门看着审神者有些开心的样子,微微勾了下唇角。
“包丁,给你带了糖。当心点蛀牙。”说完还顺手摸了摸包丁的脑袋。
“堀川,你的雨伞。隔壁婶婶槐哥儿说你不要碰水。自己当心点呀。”然后郑重其事地把东西交到堀川国广的手里。
“兼桑,你要的发绳,还有洗发水。”说着把一小袋子给了和泉守兼定。
“歌仙——给你新买的毛笔。想来你会喜欢的。”然后拿了个盒子,递给了歌仙兼定。
……
终于发完了,江雪看着审神者带着一股子讨好意思的笑容凑到了自己面前:“江雪~~~那个,我能喝点酒么?就一点点!不会喝醉的。你看我就多买了那么一点点——”
“不行。”
“江雪雪~~就这一次!”
“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这么说了。”
“雪雪——”
看着装作快哭出来的审神者,江雪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少喝点。”
说完吻了吻熙瑾额头。
于是审神者没忍住,抱着江雪脖子蹭了蹭江雪的脸颊,又亲了江雪才松了手。

“来来来,次郎不动,来啊,哥俩好啊”
“好好好我输了我喝我喝”
……
等到熙瑾终于从不动那里回来了,已经到了晚上。
江雪阴着脸看着喝高了的熙瑾,伸手给她套了个外套。
不料熙瑾醉醺醺的抬起头,看着江雪,咧了嘴笑了起来:“你真好看啊。你是不是我对象啊?不是你是单身吗?是的话能不能做我对象啊?不是单身?那就算了算了。真可惜啊。是我对象的话我能亲亲你吗?”
江雪愣了愣,低了头亲了满身酒气的审神者。
“赶紧睡吧。明天还有工作。”
“我——不要——你是我对象吧!陪我——一起——看星星去——”
看着走路都有些不稳的审神者,江雪索性一把抱起了审神者走向院子。
等到走到一半的时候,江雪感觉到怀里的人忽然不再很用力地扯着他的衣领了,低头看到她已经睡熟了。倚着他肩膀发出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于是江雪索性转身带着他的审神者回了自己房间。
等他轻轻将审神者放到塌上的时候,听到她忽然开始说什么。
江雪俯下身子去听。
“江雪…呜…亲…嗯…”
江雪微微勾了唇角,准备转身离开。不想熙瑾忽然醒了。
熙瑾揉揉眼睛,看着比自己大了太多的太刀,伸手扯了江雪的衣摆:“江雪…我以后不喝酒了…头好疼…呜…”
“知道就好。快睡吧。”
“我要江雪陪我睡…”
“不闹了。近侍也不能陪睡。”
“呜…江雪…陪我睡嘛…我要哭了…”
看着忽然柔弱下来的审神者。江雪叹了口气。

等到审神者钻到江雪怀里的时候,审神者已经倦的不行了。
江雪伸手从她背后圈了她,低头吻了吻她颈椎上凸起的骨节。
他的审神者,他的对象,瘦小的可以。有时候却偏偏努力的不行。他其实挺心疼。
最后吻了吻熙瑾的发顶,轻声说了句:“晚安。”
我的爱人四个字,轻声到了只有自己听到的地步。

随便说点什么关于家盾2

今天已经是情缘第169天啦。认识的217天。
一晃已经情缘快半年了。蠢兮兮的那个盾有时候真的像条长毛的大狗,委屈起来感觉就在拿长长的尾巴在腿边扫来扫去,总想揉揉他脑袋,然后趴在他毛里蹭蹭安慰他,不委屈不委屈。我在呐。
情缘了快半年了,还是醋味重的可怕。有时候和亲友——我的绑定奶,我的高中同学,我的闺蜜,我一手带大从0教起的秀奶——一起玩儿,他就醋。我说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他还醋。后来才发现,他不是醋可能在一起,而是醋她和我的亲密关系。亲密到可怕的关系,什么都分享的亲密关系。忽然觉得很甜。
那种想要参与我的生活的期待。
其实对很多东西我很随意,那就很随便地回忆一点事吧。
之前其实死过一个情缘。和前情缘总有点说不上来的隔阂,后来实在受不了我就提了死情缘。
于我而言死了那段情缘以后轻松了很多。不用再担心她和我吵架和我闹我还要费劲心力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学苍云的手法以后还要帮他解决任务教他藏剑带他升级了。他后来和我吵着吵着a了剑三。
我也不愧疚。对我来说,我也很累。累的可怕。
我也是和他一样的白,我那时候自己玩游戏已经很吃力了,还要带着他,还没有师父。那时候真的很绝望。就算是现在,很快这赛季就能毕业的装分,我带小白也会觉得没那么轻松。一点点讲一点点告诉他技能然后教任务教日常,虽然不是个职业pvp,算现在是个半职业的pvx,其实也很穷。还要买包包丸子马,真的也觉得有点吃力,何况是那时候的我。
后来分了以后对感情心灰意冷,正好在另外的服务器碰到了师父就彻底换了个服务器玩。对感情心灰意冷的我并没有对苍爹心灰意冷,满世界撩苍爹。
体型冷门没人爱的我其实很难撩苍爹。起码苍爹大多数都不喜欢我这体型。
后来却不意遇到了个和我一样喜欢到处撩,是个人特别是小姐姐肯定要撩的苍爹。两个人一拍即合。结果不料阴差阳错互相撩的时候喜欢上了对方。莫名其妙就绑上了情缘。
炸烟花那天,地上密密麻麻都是烟花,那天大概加起来两个人炸了价值两三百的烟花吧。
地上全是特效。
他笑吟吟开了秋千:坐上来,自己动。
我也没犹豫,就点了秋千坐了上去。
等到围观的亲友撤了,他一头扎进了水里。那天我双开了个奶秀,于是拼命甩技能,他在最后的时候探上了头:好兴奋啊,我冷静一下。
于是毫不犹豫秀秀就点了自己大号抱抱。
他有点生气:不行,就算是自己的号也不能抱。
于是我松开了抱抱,开始对着自己大号各种加血。
那天奇妙的幸福感。满满当当的。
那时候我们已经认识了一个半月左右了吧。
因为是同门,我们一起见过所有统帅——甚至是薛直将军——并且在所有统帅面前都说了,自己把对方带回来了,再也不能弄丢了。
突如其来就有点想哭。
某天自己在扭秧歌,突发奇想戳了情缘缘。
我 诶诶诶,你能不能扭秧歌给我看啊?←其实最早的号是苍爹,苍爹扭秧歌看过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次了,其实挺无所谓的。
他 只给你看。
后来他接到任务我就去看了。这个人还假模假样扣白字 看了我的秧歌,就是我的人了。
后来他带我刷黑天却不知道黑天只能一个人进去,于是我一个人就那么进了副本,他一个人呆呆站着等我回去。
刷到第六次就出了黑天——我的代练和我一个帮会,杀猪那天无聊我在他面前玩黑天,他…xxx已对你开启仇杀,5 4 3 2 1。
后来前两天无聊去空雾峰刷挂件包,出了卿。我截图给情缘看。他居然不知道卿的存在。
于是他后来第二天下午刷空了一整管体力刷卿。
没出。
他QQ戳我,一直没有。我说,不用强求的。他反问我,那是不是我注孤生?
我有些懵。他说,那明明代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看起来真的很迷信啊。我说,你有我了啊。我就是那个卿吧。
他和我说,很迷信啊。可是真的好怕不能和我走到最后。
我有些哑然。
是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之前每次不坚定的都是我,我真怕哪天我们都不坚定了,就真的走不下去了。
后来那天出了本却无意遇见了他徒弟,他徒弟开玩笑说想撩师娘,我那时候因为肚子不舒服在挂机,回来发现我情缘已经双飞把他徒弟摔死了。懵懵懂懂刚刚回来就被他一把丢到了他精满的盾上,然后落到了另外的地方。安然无恙。
他很得意地在团队里面炫耀 看,带你师娘就没摔死吧。
然后我就一把把他揪到了我的盾上面,结果落地不小心把他刮到了石头上摔死了。
他在团队里扣字 媳妇儿qwq
我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石头在这个点啊…
他 你看你把我装备耐久都摔了,只剩百分之八十了。
我 我我我我…我上次准备半a的时候金都给你了,一份没剩啊。现在包里的金只够修自己装备的啊。
他 没事,不要金,我要你负责。
我居然没反应过来,还在扣字 我真没金了啊#大哭
他 算了媳妇儿,我冷静一下
他就那么大轻功飞了一段。反正同门派大轻功一样,我就甩了过去,落在他面前。
他 媳妇儿你真的太蠢了。我该拿什么拯救你?
我脑子都没过:盾立
他就在我面前交完了三层盾立。
他说 我三层盾立都交完了。
我愣了愣,他很快一个盾护套了上来 算了吧,没事,我盾护护的住你就好了。
其实悄悄的,这个人后来进队喊话改成了 xxx,我在等一个人,她叫【我ID】,你见过她么?
过图是 看,这儿是xxx,你喜欢么,喜欢的话我年年带你来看。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有些感动。不意他徒弟也在队里。他扣字 徒弟你看看你师娘,她喊话还都是纸片人——那一阵子我沉迷刀剑,沉迷土方,每天都是,求求你们快结婚吧,求你们了,快结婚吧。
瞬间罪恶感消失,安安心心把土方组的喊话用了很久。现在还在用。
他什么都没说,由着我天天喊话 兼先生。
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兼先生。
本来打算因为学业a一段,那天本来打算删游戏那天,陪他去了雁门关之役。
看着他在里面双骑带我。我小小的人物靠在他后背,倚着他。觉得暖洋洋的。总觉得,如果是他在前面带我,其实我甚至可以安安心心睡过去。
靠着他,我能无所谓雁门关那么大的雪,我能就那么睡去。
他会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我啊。好喜欢他。
后来那天晚上上面那个秀秀委委屈屈问我还回不回来,她跟我情缘在聊天。完事她就指责我抛弃了她和我情缘。我:黑人问号.jpg
然后过了一会她生气跑回来了。理由是我情缘说扭秧歌的地方人好多晚点再去扭。结果吧,秀萝问他给看吗,他说,不给,只给我看。
我那天哈哈哈了秀萝好久。
前些日子看了看自己还顶着前情缘影子都ID,狠了狠心买了改名卡,改了个ID。
那时候我已经很少上线了。他改的。我让他把签名改成 原IDxxx,结果他在最后加了句,随夫姓。有些好笑,但是暖洋洋的。那句小尾巴我就没去掉。
其实那时候改名的时候在想,大概遇到他真的是生命里最好的事情了吧。就像我那不堪的生命里的美玉。所以叫瑾年啊。生命里面,像美玉一样美好的年份啊。
所以说无论有时候多么惶恐走不到最后,多么紧张,我最后还是会钻进他怀里求个抱抱。
在他怀里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那些撩人的本性都一点点收敛起来。只希望能和他久一点再久一点。
走不到最后,他也是对我最好的了。
从来不对我置气,每次不开心他都愿意给我一个抱抱,而不是厌倦于我的负能。他从来没有对我发过一次脾气,连把我搁在一边都没有过。
就算有时候故意让他不开心。可是他从来不对我置气。之前和前情缘的吵架吵的我到现在都觉得可怕。
置气一次就三天。一直为了各种小事与我置气。真的很惶恐又劳累。最后还是选择了分开。
从来没有奢望过与他99。能多在他怀里一秒钟,就很好了。毕竟有些事情。哪有那么轻松。

嘿嘿嘿x撒点同门内销小甜饼嘿嘿嘿x
好喜欢辣个棱啦。

随便记录点关于家盾

1 很喜欢醋。某不知道愿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做过非常到位的评价 大唐醋王。但是很好哄。明明都醋到了脸上了,身上写满了我醋了,凑过去亲亲抱抱然后委委屈屈蹭蹭再问还醋不已经差不多了。
每次都问生不生气,总是说不生气。说只是醋而已。对我生不起气。
卒。
2 某天晚上心情不好。随便扒拉着游戏。操作着盾萝飞来飞去,看他忽然发消息。
我给他发了无数类似今天心情真的超差啊。总觉得想哭。他忽然跟我说,有句话一直想跟你说,想了好几天了,但是还是想说出来。
我很冷静地操作盾萝停了下来,那时候我总觉得他要走。于是有点难过,或者说,更难过了些,然后想想就敲了这么一行字过去,大不了江湖不见。
结果他发了这段过来 我爱你,胜过爱我周围的一切,你是我的,我不许你被人抢走,也不许你离开我,我也不会走,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永远。
于是真的哭了出来。
卒。
3 就前天真的是心态爆炸。睡前还在跟他嘟嘟囔囔。
细细碎碎说好多不开心的东西。
结果忽然就装猫跟我喵喵喵。【之前都是我装猫卖萌打滚求原谅】
瞬间萌一脸。
好的。卒。
4 细细碎碎算来真的是被撩的头昏脑涨。
那天在明教看风景挺好的,他忽然拉我上了红匣舆,他说要把好感刷到1314,我调笑说我和我某亲友好感度1384呢。他瞬间不干了——非要把好感刷到1520。
于是那天,我的明教之旅变成了卡树。
但是意外可爱。
盾萝冒着小心心坐在红匣舆上面心满意足。
5 那天跟他在春节幻境里面瞎瘠薄逛着截图,然后里面有卖烟花的。他全部买了一遍放给我看。
然后我指着某一个跟他说,这个好看。结果那天他给我放了不知道多少个。
趁着和我抱抱我在截图的时候还放了万家灯火。
我知道你撩了。我少女心早就保不住了。
卒。
6 前天和他大战,中间团队随便聊了几句。
最后打完老三的时候,他从世界复制了句到团队 情缘缘抱老子 <#鄙视>
瞬间被可爱到了。发了句 好好好,抱抱抱。
组野队组到的炮哥发来个#鄙视。
心情很好的钻到他怀里了。完全没介意。
今天的盾萝和苍爹也是闪瞎眼。
7 跟他打大战都是秀恩爱之旅。
每次和他大战都是他在团队秀到飞起。
那次元宵打灯开的小号秀太去吃瓜混灯。结果进本就被点名【团队】【苍爹】: 【秀太】你要做成就还是打灯。
【团队】【秀太】: 我无所谓啊(:з」∠)_
【团队】【苍爹】:我都问你
【团队】【花间】:那就打两次1000吧。
【团队】【秀太】:好(:з」∠)_
那个花间是情缘亲友。
结果后来那天大战奶到吐。
先是花间带着百分之十五的血浪到了我二十五尺前面。
后面俩炮带个苍爹。都差不多满血。
离我二十五尺之外。
问。奶谁。
谁都不奶。奶我自己。
秀死快秀死快。
7.5 插两句和他第一次大战。是禅院。喊的野队,我那天也是开着秀太抠脚吃瓜。进队看到有个苍云我就来劲了瞬间点了让他进组。也是个苍爹,还是个pve苍爹,洗愤恨【就是血怒扣百分之十血量然后血怒效果加成那种】那种。我作为奶妈,当然盯着奶了。
结果打完老三传送出来情缘就生气了:你怎么老盯着那个苍爹奶
我:他洗了愤恨啊,而且你dps低,而且你大战不看boss看我看着谁干嘛啊
他:不管,你一直看着他
我有点气。吃瓜秀太很生气,就为了捞个150金怎么这样。
结果还没出本我们就莫名其妙和解了……
因为真的(:з」∠)_对他真的不想生气。一点不想。
出了本我就拿镖师身份蹭他镖师奖励了。【对我秀太装分就w6,他那时候w9了已经。】
8 说到亲友。某天挂机打坐混修为。虽然是个咸鱼pvp但是还是很缺修为。
忽然一条密聊。放上去一看 苍云 成男 浩气盟
内心蠢蠢欲动。哇,苍爹。想撩。
作为一个蠢蠢欲动试图睡遍全部师兄的盾萝我真的是朔雪苍爹痴汉。啥都不认,苍爹只认朔雪。
然后看了内容 xx情缘缘你好啊!
你悄悄地对【苍爹】说 你好啊(:з」∠)_
【苍爹】悄悄地对你说 我是xx亲友,他天天塞我狗粮,真的是吃够了
这个时候忽然很开心。
那种被认可的感觉x
然后我去吃饭了。破天荒吃了两碗。
9 情缘三党,经常时不时半a。我身为咸鱼也没什么感觉。
然后有个亲友玩了个小号,一个秀萝小号,我就去带任务了。然后秀萝是个琴爹痴汉,路上认识了一个刚刚玩剑三的琴爹。然后我就负责带俩人升级。两个其实都是半白,所以我都是跟任务的。然后一点点教那种。
秀萝尝试撩琴爹。【悄咪咪,后来这个真琴爹被一个真苍爹带走了。两个人狗粮好吃极了。】
那天琴爹满级,我就带着做坑爹之路。
然后情缘那一阵子暂a了一段时间,每天看他上线戳他都是dl。然后那天心不在焉带着琴爹打大草原的马贼。结果不小心拉多了,没留神死掉了。就死回黑市的营地了。
QQ跟情缘缘卖萌 不小心拉多了怪死掉了,好气哦
结果一抬头好像不太对
这捏脸好熟哦。
外观也是好熟的朔雪哦。
我就随手拍了给情缘发过去 这苍爹好像你哦
结果拉高一看ID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真我情缘啊
别问我焦点。真有焦点,但是平视真看不到焦点,加上那时候阴山还在打架,乱糟糟都是光效,根本看不到焦点的圈圈,那个焦点的那个小图标也早被我拖一边去了嫌碍眼。反正他大多数时候都在队里。
然后我还以为是dl,有点气,就往人脸上贴了个喜洋洋
然后QQ问 是你么
密聊也问了句
贴完一条系统消息
xx想和你抱抱,接受吗
接受    拒绝
脑子都没过就点了接受。
密聊一句 傻瓜。你说是不是我。
结果那天莫名其妙哭出来了。
瞬间和琴爹说了句我跟情缘厮混去了啊就秒退了组组了他。
两个人同骑从阴山回了苍云。两个盾傻不拉几飞到了很高的悬崖。
我和他截图截完我说 你猜我跳下去会不会死。
他说 不知道。反正你死了我就殉情。
我看了看他浑身的精六插八。啪叽就跳了下去。
落地前接了个小轻功没死。掉了半血。
他很快就跟下来了。说,你知不知道刚刚看你跳下来我真的紧张死了。
(:з」∠)_我真不知道。我就是开心。
那天后来还去跳了雁门关副本见薛帅。
反正乱糟糟就是开心极了。
11 就前几天,他又暂a了好久。我那天周五其实下午78两节有课,那时候离我去上课还有半小时。想了想我就想瘫在床上了。
结果他忽然发截图过来问我哪张好看。我马上开了电脑上了游戏看到他在线。
瞬间丢了组队。结果刚刚组上队我就卡了。马上又上线,看到他说拉他,我马上解了玲珑用义金兰把他拉了过来,刚刚点完我就又掉了,上来看到他朔雪,和我重叠着。
又不争气的哭了。他说他喜欢上次那个成衣,但是我某天随口说不穿朔雪的苍爹都不是苍爹,后来我每次见他他就又换回了朔雪。
两个人匆匆忙忙抱了两分钟我就真的来不及上课了。匆匆忙忙解了抱抱,把浮香比翼放了出来我就下了。
一直私心觉得浮香比翼那东西特别像婚礼的拱门。加上我还喜欢白色成衣,我就调侃自己跟新娘一样。
其实那天匆匆忙忙看他在线我赶紧把我的叽金成衣穿好,换上了双十二的捏脸。和他抱抱截了图。
因为他暂a以后我也半a了,而且看着自己还是穿着外观总是有时候忍不住想他会不会忽然上线然后抱抱我。就像那天跑商完了在洛道的雨里面站了不知道多久。虽然他也绝对不可能空降洛道——毕竟恶人。后来索性脱了外观,也换回了那个稍微俯视一点点就觉得特别凶的捏脸。难看就难看吧,反正他看不到。趁着他不在,我就凶一点,搞事一点,赶紧多杀几个恶人。他作为一个恶人一直不喜欢浩气,更不喜欢浩气杀恶人。
他看得到我好看的样子就好。
谁让我喜欢他。






















但是那么甜也就看看了。
他是妖苍爹,我是真盾萝。大概真的很难走完吧。而且年龄差也不小。
我就是记记,那些他对我的好。防止我忘了,原来我的人生里面,还有一个对我那么好的人。
我记性那么差。但是我还是记得很多和他的小细节。
就算走不到最后,我还是不后悔遇到然后喜欢他。
我超喜欢他der。
那些小小的细节,总是每天拿出来过过,就怕忘了。
现在记性真的差。经常画画笔都不带哈哈哈。
有时候是板子的数据线。上次忘了带电池。被自己气哭。
但是这些小细节真的仿佛就是刚刚发生的,鲜活鲜活的留在记忆里面。
就像经常被他撩到哭出来。一直都是那种怎么撒玻璃渣子都不会哭的人。却在他身上一直忍不住哭。经常忽然就哭了。
大概真的是,喜欢了吧。
希望这段感情可以无疾而终。
记录一下今天的一段对话吧。
前提是我心情不好,和他说了,说我离开一下。我负能那么大,你看着肯定不开心。
他后来回我 我是不开心。但是你离开我更不开心。你那么傻,离开我我不放心。
我愣怔了好久。
我没说出来。
可是,宝贝儿,我们走到最后的可能性太小了。我还是要一个人面对这个温柔又该死的世界。一个人和很多很多人对峙,和很多人结盟又对立,也和很少的人一起战斗。
不过没事。你在的时候,我就贪恋这一下下,你给我的美好温暖的怀抱。
就这一下下。我不会上瘾的。
晚安。我的宝贝儿。你要好梦。也要好眠。希望梦里的我和你一起踩在红毯上面,你给我戴上你给我静心挑选的婚戒,一起告诉神父 Yes.
然后一起老去。真的走到了暮雪白头。最后和你一起躺在床上相拥着咽气。

暴君与甜心长评

很少写长评。大概真扎心了。
很少遇到那么甜的文。
最后那里那个笑容大约真的是好看极了。想来那个时候有阳光是最好的,亮亮的撒在逍遥眼睛里面,抿唇一笑,那个好字不知道多了多少分宠溺。
若是微微的阳光撒在白皙的皮肤上面,定然有些耀眼吧。
总觉得学长这两个字,里面本来就是无数的撒娇了,还杂糅了些小小的示弱。
最后那个场景真的一不小心戳中了少女心。
不要傲娇,那种普普通通的相处其实真的是很戳少女心的。那个苹果倒是忽然觉得应了西方对于苹果的小小的宗教定义——欲望。也不算欲望,那种小小的喜欢和守护感。
也或许真的夹杂了一点点的欲望?
总觉得那个结局亮亮的。就像眼睛里的万千星光的那种亮亮的。
有一点点亮眼,但是不扎眼。
其实非常同意作者的最后一段话。每个人都是完整的性格,会有突出的性格特征,但是那不是全部。
就像正经的人偶尔也会开小玩笑一样。
那才像一个人。就像逍遥的小傲娇。
但是结尾那个好字,意外补全了他作为一个性格完全的人的所有特征。
他会宠溺,会认真,会有那种喜欢,而不只是一味的反抗傲娇。他不是个小女生。
一个完全的人才是一个作品该塑造的。
而且因为性格的完全所以某些性格变成了加分项而不只是一个标签。标签不是好东西。只会让人物千人一面,完全看不到萌这个人物的必要了。所以真的很想看到那种认真的去塑造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的文。
就像这一篇。
其他可能没什么,但是最后那个好字真的让我看到了另一个性格的逍遥。其他也有表现逍遥的其他性格但是那个好字真的凝聚了逍遥身上的许多性格了。
最后悄咪咪圈作者 @白鹭扑轻衣。















好了不扯那么正经的我就是想说那个好字怎么可以那么苏啊怎么办啊老夫多少年的少女心爆炸了怎么办啊太好吃了这种少年带着些微宠溺然后情商在线真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少年的性格了怎么办傲娇什么的偶尔犯一下真的好想让人把他搂在怀里好好安安静静的安抚啊怎么办安抚过后他还是会回头好好宠溺啊啊啊啊天啊我已经死在这个好字里面了一个好字里面多少宠溺和成熟啊偶尔的不成熟也变成可爱的point了啊虽然一直傲娇只会让人觉得小孩子气但是偶尔的傲娇就变成示弱了啊那种示弱真的是agywkakbdbcgueoqlambxbdhehuwgxbkakwh:bckkalsjhfgeujsjakqhdbfgehsjjahdhfhejwjsndbdhrggwhqhhdhdkekne
让我死。甜死了。
↑好了别管这个已经发疯的人了。继续脸滚键盘就好。冷漠。
最后心疼掉了薯片的弥赛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怎么办还是觉得草稿好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躁

半夜画了个藏苍的情头
情缘要逆我cp
于是在情缘的威逼利诱下……嗯
画了这么个情头
但是我还是私心把苍爹画好看了嗯

打个小小的不算准确的tag好了,占tag致歉,放放我和情缘er。
有时候真被她弄得心都化掉了。
她做什么都可以,蠢也可以,一个蠢的可以的二少,蠢到在野外的低级怪面前都没办法自保,满级在阴山做大侠之路被野怪弄死了两次,最后还是我跑过去刷了怪,满级了还不会看气力值,天天摔到半死残血,打个副本拼了命dps都上不去,装分和她一样,她的dps都能比我低一个档次下去,最后都要我一点点来收拾他的残局,和他切磋输了是我网卡了只能站着不动和我半血和他打那次,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真想就那么一把拥住她,用盾好好挡在她面前,用陌刀驱赶来敌。
做什么都有点蠢蠢的,总是每件事都要出一点点小小的纰漏,有时候小小抱怨几句,又忍不住砸眼泪。好像上辈子没流过眼泪一样。
想想心都化掉了半截儿。但是偏生又是个争强好胜又散漫的主儿。还真适合藏剑。
天天叫嚣着要反攻,我吃个苍藏还不乐意,打架又打不过……真是。
不过若是她愿意,夜里就由着自己伏在她身下也不错。
深吸一口气,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索性打个藏苍tag,她喜欢便是。
好呗虽然看着她蠢到95级都能没能在金水镇保住我秀太的时候还是很想加她仇杀的。

啊……好想画人鱼张新杰啊……
趴在泳池旁边或者在一个大大的鱼缸里贴着玻璃鱼缸壁什么的……虽然我觉得我画不好……
其实是想吃黎故楚太太的韩张人鱼paro了啊……
好想吃粮啊……
没人产量我也画不出来……


















虽然产粮了我也会坑。
占tag致歉。

夜来北风终须直【薛风】

手指轻巧,捻了个杯子轻轻旋转着,光影打在杯子里,晶晶亮亮,风夜北有点晕,看着酒杯里的酒就分神了。
边关的酒终究拙劣,没东西筛掉那层渣滓,下面总有些沙沙的。多年来总是如此。
“夜北?别喝多了,还要指挥苍云军。”
“将军?好。”
风夜北抬了眼,亮亮的眼睛里映着薛直的模样。
起手揉了揉因为喝多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不过没想起来,也便罢了。
风夜北安心躺下。虽说这边关随时都充斥着死亡的味道,他却第一次如此安心。
他做过太多浪荡不羁之事,所有事情他都渐渐看开了,李灵犀也随着他放浪。只是从未如此安定。
薛直看他躺下,便摆了袖子极小心地出了风夜北的帐子。军师已经睡下,明天……回来以后跟他挑明了吧。
苍云的将军就这样踱回了自己的地方。沿途的士兵似乎隐约听到了不苟言笑的薛将军轻哼着不成调子的曲儿。只当是错觉了罢。
直到躺在床上许久睡不着,风夜北,终究想了起来。他……没有了挡眼的布条。他看到了薛直。
看。到。了。
猛然间风夜北睁了眼,手上的杯子却倏忽间砸到了地上,支离破碎。
纯白的长发有几缕不听话飘了起来,再伸手,眼睛上的布条扎的好好的。
卸甲归田都已是许久。他怎生忽然忘了呢。
大约是人老了,爱念着以前的事儿吧。
手颤颤巍巍拿起一边的酒,边疆那些曾经听过他指挥的苍云老兵们,知道他好这口,还是时不时送那么几坛。

那天他在薛直的注视下喝下了这碗酒。
从此宣誓入苍云而不退。
他原本,只是恨透了那些奚人杀死了哥哥们,而雁门关一役,让他的心情变得微妙起来。
不只是哥哥,还有薛将军,还有被背叛了的苍云军。还有……些许的遗憾。
他不知道他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听到最后的噩耗的。
他想他这一生唯一没做到的断袖之癖大约这辈子都做不到了吧。
他没有难过。嘴角还是勾的撩人。

隐约他又见了薛直。
还是一如往昔的挺拔。
习惯性勾了勾嘴角,笑的戏谑:“薛将军回来了?带我一同走吧。”
薛直伸手扯过这个笑的灿烂的军师,沉默着拉着一同走了。
遥远的,似而一声:“风军师走了——”







文力不够啊【沉痛】那种悲伤写不出来。其实每次刷雁门之役我都想哭,看到薛将军离去的尸体我定是要跪一跪的。而且前两天脑子里冒出来一句话让我吃定了薛风,那个唯一会叫我夜北的人,已经走了。
虐身虐心。于是更加爱苍云了×
大叫 苍云是天底下最好的门派!我爱苍云一辈子!

你不妨爱上苍云

你不妨爱上一位苍云士兵。
冰冷的玄甲带着塞外的苍茫,从背后搂着你,只有他鼻尖传出的气息在你的头顶上轻轻巧巧地带来温暖。低沉的嗓音扫在你的耳畔:“我该去边疆了。”
你也学会了不纠缠,只是伸手抱着他手臂:“我帮你收拾衣物便是。保重。”
他不会说多动听的情话,他只会护在你身前,一句不说,拿着盾为你挡下他能挡住的所有伤害。用刀为你披荆斩棘。
苦寒之地,没有什么多好的东西,他也拿不出什么来回报你,只是,他会默默在征战途中,经过那些异域人所谓的三生树的时候,在树下给你采些兰草与七里香。
那并不是多值当的东西,只是他想,他不能陪你在三生树下看夜空。那么就给你带些东西吧。
你也知道,他是被安禄山背叛过的人。多少与他一同训练的兵士倒在他面前。你不曾体会过他在那些奚人面前的绝望。
你也不曾听他说过他看着城门关上那一刹,看到的薛将军最后的身影的寂寥。
他只是告诉你,塞外的雪很美。
广都镇的人们很热情。
长孙忘情将军对他们很好。
他绝口不谈他心底的绝望。
你知道他天天对着木桩练习,他想复仇。你都知道。可是他不会说。
你最后在江南的雪里拢了拢自己的披风,看着他慢慢离去。白色的绒毛有点飘起来。
临走前他穿好了盔甲,站在你面前,半跪在地:“鄙人燕某,在此立誓,与面前人共约百年。如若先走,必在奈何桥边静候。”
你敛了笑意,伸手拉起他,踮踮脚,收了手到袖子里抱住手炉,凑上去吻了吻他嘴角。
你想,他总会回来的。
毕竟他可是……玄甲苍云军。










大写的苍云粑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看我!!!!!我是苍爹爹的小迷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管什么新门派苍爹爹永远是爹不怂啊!!!!!我爱苍云!苍云是天底下最好的门派!我爱苍云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