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瑾的垃圾场

瞎几把挖坑。什么坑都跳。全圈混邪选手,除了内战后盾铁类似的三观不合的cp,其他我什么拉郎都能吃…这种cp我能吃分手,在一起恕我接受不能…对于自己的审美有种莫名其妙的执着,然而审美很偏。不喜欢就点x。审美>热度。你妈的我就爱搞自己喜欢的偏僻东西。

【北玄】摄影艺术

bgm摄影艺术

北玄现pa

——————————————————

塞纳河,黄昏的塞纳河。北洛支着摄影架,越过电子屏幕看金黄色的河面。被缩小的路人匆匆路过镜头,没有回头。黑色的巨大镜头终于在某个瞬间,咔嚓一声。

“délicat!”烫着大波浪的女人嚼着口香糖探过头,甜香有些腻人。

“merci.”北洛微微笑着,调整着镜头。女人看着屏幕,光线被捕捉,渐渐昏黑的天色下塞纳河也一并定格。

“能帮我拍一张吗?”北洛调整了一会,侧过头眨眨眼去看女人。女人歪过头,湛蓝的眼睛看着北洛,抬起手臂将挂下的发丝别去耳后。

“好。”女人吹了个小泡泡,泡泡又很快噗一声破了。

北洛用手比出枪...

北玄存梗

我天我到底有多少想写的东西



摄影艺术

打个cp tag下次看整理的时候可以想起来

【炤云】束缚

小号不沾古剑三。丢这里吧。

不小心刷到了一个炤云剪辑,突然想写。

结果更像个没头没尾的阅读理解。唉。

——————————————————————————

“我恨他。”

但是巫炤的口气太淡,平淡的像是在说他困了一般。

“再去鄢陵看看吧。”

巫炤放缓了语速,对着司危说着。

“好!”

巫炤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那条漫长的墓道,才跟上司危。

几月前,他跪在嫘祖面前,但几月后醒来早已千年。冰冷地面的坚硬触感还留在膝下,他记得相当清晰。

“我恨缙云和姬轩辕。”

“那个怪物,是我用血肉喂出来的。”

“他喝着我的血,背叛了我和西陵。”

“他也好,姬轩辕也好,都是西陵的叛徒。”

但是即便如此,十三岁那年巫炤还是回了头。

脏兮兮的少年带着一身的...

想着缙梅写出来的
勉强丢个tag吧

我不知道有没有说过

我弃这个号了【……】

算了反正说了也没人看到

溜了溜了溜了

【北玄】术

啊~本来打算昨天让村霸代发的,结果村霸没发~我发完这个就彻底死翘翘啦~

大家拜拜~

骂我ooc我也看不到啦啦啦啦~

  然后BE注意。现代奇幻ooc设定注意。北洛微略黑化警告。

  ————————————————

  画室里有一位我没见过的男孩子。他很好看,但是我没见过他,一定是新来的学生。他穿了件白色v领的松软长袖坐在窗边,窗帘透过浅浅的光,照着他的侧脸。

  我一边勾轮廓一边斜眼去看他,型整个都被我画歪了,被路过的老师看到以后狠狠敲了一脑瓜崩,疼的不得了,我悻悻去摸那个被弹的地方,那里好像烧了起来。大概是被弹的声音太大——这个老师以脑瓜崩出名,因为只有他的脑瓜崩弹得又脆又响,二十米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难过的桑葚又干又涩

杏风化雨,我献上采下的第一株玫瑰

露水是杏味的

你是玫瑰香

惊,雪大王妃竟一日御无数…桑葚!

我所求唯有你的确定与不移

我以此为生

并因此而亡

桑葚今天五毛一斤低价卖咯

晶亮朦胧的梦境飞出精灵

仲夏在史诗里彷徨

但是我只有你

今天也还没到桑葚季节

我是个卑劣而下贱的人

你只是我的求不得

但你却拥吻了我

1 / 20

© 熙瑾的垃圾场 | Powered by LOFTER